如果高級人工智能還沒有被用來操縱社交媒體,那么它很快就會被應用。匿名機器人值得更仔細地研究,如果它們進化得太快,就會出問題。

—— 特斯拉創始人 馬斯克

大聲

09-30 23:59

人工智能已經成為了我們重要的工具。它已經能夠通過中學生的科學考試,幫助警務人員重建低分辨率的圖像,無中生有的創建一個人的全身圖像,識別駕駛員是不是在邊開車邊使用手機

AI 的作用越來越來,在人類社會中發揮的作用也越來越大。它慢慢從一個實驗室產物變味了一種可廣泛使用的工具,與此同時,部分悲觀主義者也會對此感到擔憂,AI 如此強大,那有一天它會像科幻電影那樣奮起反攻,傷害人類嗎?

馬斯克說自己不是個天然樂觀或悲觀的人,但它仍然認為未來科技的發展將會超越的理解能力。但馬斯克卻不是一個對 AI 充滿敵意的人。在之前 2019 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馬斯克在對話馬云時曾提出了一個觀點——和 AI 組隊。

如果打不過他們就和他們組成團隊吧。我所開發的公司就是這樣,目的就是讓我們加入到 AI 戰隊里面。現在我們已經和手機、電腦連在一塊了,我們已經成為帶有機器特征的人了,機器在你生命相當于你生命的延伸,你離開了手機像少了一個手臂。

當然,在馬斯克看來,現在的人工智能依舊非常慢,和人的思維速度無法相比。但他們有無法預測的發展潛力,即使是每秒鐘最多一百個字節左右的信息對于電腦來說也太慢了,信息量不足。「計算機可以超過你幾十萬倍數字通量的方式進行對話,機器人看到人應該會特別無聊,我想機器會比人聰明得多。」

就是這樣一個對應用 AI 進行了實踐的人,近來卻對 AI 在社交媒體上的應用提出了一個「警告」:

如果高級人工智能還沒有被用來操縱社交媒體,那么它很快就會被應用。匿名機器人值得更仔細地研究,如果它們進化得太快,就會出問題。

事實上,我們已經有一些 AI 應用于社交媒體的案例了,無論是研究團隊自己設計的人工智能產品還是各大互聯網產品團隊的成果,部分 AI 學習的成果已經投入使用了。AI 可以識別社交媒體中性騷擾女性的陰莖圖片,并自動屏蔽它,這還只是一個研究人員自己訓練的 AI。

▲ 圖片來自:unsplash

除此之外,在辨別仇恨內容,審核用戶方面,AI 也在發揮積極的作用。不需要員工去看一些會造成他們生理心理雙重不適的內容,保護員工的心理健康。

但 AI 也被應用在社交媒體的「灰色地帶」,他們復制用戶賬號和內容,用山寨高仿號能騙一個是一個。

但馬斯克對 AI 的看法也著實搖擺。他說過自己對人工智能保持樂觀態度,也為人工智能的應用敲響警鐘。

▲ 圖片來自:unsplash

但不管怎樣,我們和人工智能的關系已經密不可分了。就像馬斯克對一個博客所說的,我們都在為人工智能「編程」。

我們都是一棵大樹的葉子,我們在沒有問題和答案的情況下供養著這個網絡。我們都在為人工智能「編程」。Google 和與之相連接的人類是一個巨大的控制體。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和其他社交網絡也是如此。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人們擁有了如此多的衣服,買新衣已經很難能激發他們的幸福感。

查看全文 ——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 Geoff Ruddell

我們一直想要給用戶提供一個比較完整體驗的 5G 手機,而不想要 5G 手機僅僅成為一個測速工具。

查看全文 —— OPPO 產品經理吳荻

如果你將大腦中的想法轉化為活動的能力受到限制,那你就需要植入一些東西。

查看全文 —— Facebook 創始人 Mark Zuckerberg

一種「感性經濟」正在形成。人工智能完成分析和思考任務,人類工人則完成與人際關系、情商相關的感性任務。

查看全文 —— 《加州管理評論》

如果高級人工智能還沒有被用來操縱社交媒體,那么它很快就會被應用。匿名機器人值得更仔細地研究,如果它們進化得太快,就會出問題。

查看全文 —— 特斯拉創始人 馬斯克
北京寒车pk10pk10直播